《念物記——揚州手藝人》
2020-07-23 09:59:00
來源:新華日報
0
【字號:  】【打印

“刀尖過處,竹皮輕起,刻痕流轉。他面前的案頭上,一塊琥珀底色、黃白圖案的竹屏,青山隱隱,云水依依,沉靜而溫潤……”在《念物記——揚州手藝人》中,作者梅靜這樣描繪工作中的揚州竹刻藝術家尤子玉。歷時四年,梅靜采訪了23個揚州手藝項目,用文字真實記錄下揚州手藝人的傳承與堅守、揚州手工藝的絢麗與多姿。

身為揚州本土作家,梅靜一直對這座古城的手工藝文化抱有濃厚興趣。2015年,應一家雜志社之邀,她撰寫了一篇有關揚州古籍版片保護的文章,由此走近了這一古老技藝。在這篇《素箋不言,雕文有聲》中,梅靜再現了上世紀七十年代十多萬片古籍版片在揚州經歷的劫后重生。最令她感動的是,陳義時、芮名揚、李江民、侯桂林等雕版印刷傳人,在電子化閱讀的今天,依然寂寞地堅守著古老的技藝,寫樣、刻版、刷印、裝訂,千年歷史的雕版刻印在他們手中煥發出新的生命。此后,梅靜開始了“尋訪揚州手藝人”的寫作計劃。

揚州自古繁榮富庶,早在唐代,“揚一益二”的揚州就擁有名滿天下的手工業。清代,鹽商們風雅精致的生活品位吸引各地工匠紛至沓來,“凡懷才抱藝者,莫不寓居廣陵”。時至今日,盡管經受了工業化的沖擊,揚州手工藝依然擁有令人眼花繚亂的豐富品種,每一門手藝都凝聚著歷代能工巧匠的智慧。

經反復遴選,梅靜選定23個手藝項目,她采用田野調查的方式,深入采訪手藝人,觀察他們的技藝流程,用娓娓道來的文學語言,講述晦澀難懂的手工技藝。這樣的寫作變成了“文火細煨”,待到寫完23個手藝項目,時間已過去整整四年。

顯微鏡式的寫作,使得揚州精湛的手工藝,如同長卷畫軸一樣徐徐展開。國家級雕版大師陳義時、揚州漆器大師張來喜、揚州玉雕國家級非遺傳承人高毅進、漆砂硯大師趙如柏、古琴藝術國家級非遺傳承人馬維衡……《念物記——揚州手藝人》中,梅靜用生動的筆觸描摹了一位又一位國家級、省級非遺傳承人,帶引讀者去感知工藝美術大師們的機巧匠心。

“對我來說,每一次與藝人的對話,仿佛一次靈魂的洗禮,讓我懂得什么是心中有念,什么是秉燭前行?!泵缝o還走出揚州,從更遠的視角來觀察揚州非遺。絨花是揚州和南京共同申報的省級非遺項目,采訪完揚州絨花藝人楊家惠后,梅靜前往南京,在和絨花非遺傳承人趙樹憲的交流中,挖掘兩地絨花技藝的淵源和聯系。

做盤扣、扎龍燈、手工布鞋、制作毛筆……眾多手藝植根于民間,雖沒有非遺“名頭”,卻和百姓生活密切相關,這些帶著煙火氣的手藝人也成為梅靜尋訪的對象。

在紅園市場,有揚州唯一的毛筆攤子。在77歲的攤主梅廣才手中,一支毛筆的誕生,要經歷選料、揪尾、配筆桿、黏筆頭、修筆、刻字等120多道工序。

在旌忠寺社區,在做盤扣六十年的卞秀芳手中,簡單的布料能變化出葫蘆扣、琵琶扣、葡萄扣、三盤扣、如意扣、一字扣等各種花樣,令人眼花繚亂。

“根,不能在我們手上斷了?!彼哪甓嗟牟稍L中,很多藝人都對梅靜說過這句話?!斑@‘根’,不僅是他們賴以生存的造物技藝,更是一種人與物之間的真誠尊重?!?/p>

從雕版印刷到剔紅漆藝,從揚派盆景到金銀細工,從腳上的布鞋到元宵節的花燈,梅靜筆下的揚州手藝,如同土地上長出來的莊稼,鮮活而富有韌性?!澳钗镉洝彪m然只是一個城市的手藝故事,但每個人都能從中感受到延續不斷的造物文脈,以及生命與自然的和諧共生。本報記者 于 鋒

作者:  編輯:陳茜  
1.jpg
快12玩法